裴秘书以下犯上-霸总|真假千金|甜虐|追妻火葬场|强取豪夺|疯批-趣阅小说网

裴秘书以下犯上

连载中总裁豪门 霸总 真假千金 甜虐 追妻火葬场 强取豪夺 疯批 字数:21.04万 点击:84.64万 收藏:2推荐:6 
简介:身为宁家女儿时,裴以期有过一段北洲人人羡慕的婚事。 直到她酒鬼的亲生父亲将她认领回去,她那向来对她关怀备至的未婚夫檀砚绝坐在车里,高高在上到甚至不愿意下来一步。 “你已经不是宁家独女,不会还指望我履行那毫无价值的婚约吧?” 他将她送的袖扣扯下来,像丢垃圾一样丢出窗外。 北洲中人得知他的态度,个个对她避如蛇蝎,裴以期什么都没了,从云端跌落沼泽。 七年后,为生存,她毅然去了他身边做秘书。 他依旧高不可攀,而她另有男友。 酒窖里,她刚开一瓶酒,他虚靠在墙上,容貌绝伦,神色平静,“甩了他,跟我。” 她微笑,“檀总,你喝多了。” “……” 他还没开始喝。 他只是,已经压抑不住身体里那只名为嫉妒的兽。
简介:身为宁家女儿时,裴以期有过一段北洲人人羡慕的婚事。 直到她酒鬼的亲生父亲将她认领回去,她那向来对她关怀备至的未婚夫檀砚绝坐在车里,高高在上到甚至不愿意下来一步。 “你已经不是宁家独女,不会还指望我履行那毫无价值的婚约吧?” 他将她送的袖扣扯下来,像丢垃圾一样丢出窗外。 北洲中人得知他的态度,个个对她避如蛇蝎,裴以期什么都没了,从云端跌落沼泽。 七年后,为生存,她毅然去了他身边做秘书。 他依旧高不可攀,而她另有男友。 酒窖里,她刚开一瓶酒,他虚靠在墙上,容貌绝伦,神色平静,“甩了他,跟我。” 她微笑,“檀总,你喝多了。” “……” 他还没开始喝。 他只是,已经压抑不住身体里那只名为嫉妒的兽。

粉丝互动

推荐票给作者投一张推荐票吧~
今天你还可以投张推荐票 立即投票
打赏作者码字不容易,打赏一下吧~
余额:阅读币 去充值>>
  • 100阅读币
  • 588阅读币
  • 1888阅读币
  • 5888阅读币
  • 8888阅读币
  • 10000阅读币
  • 50000阅读币
  • 100000阅读币
立即打赏

书籍评论

还可以输入3000个字

  • 快抢沙发~

姜小牙 关注

最萌的一只喵

TA的作品

  • 千金重生:心机总裁套路深

    林宜上辈子是个脑子不太好的,她爱得死去活来的男人谋她家财、害她性命,她甩了三巴掌的男人却成为众人仰望、求着供着的大人物,高攀不起的她死于他的床上。

    重活一世,她总算活明白了,害她的她要全部报复回来,至于她踩过的男人……那位应先生,对,说的就是您,您今天又帅了,渴吗?饿吗?缺什么您开口,我愿为您做牛做马。

    应寒年心下奇怪,一向眼高于顶的林家小白痴最近姿态越来越低了,连衣服的领口都一件比一件低。

    应寒年喉咙发痒:做牛做马就算了,做我女人。

    林宜:别别别,我只是想抱大腿,没想过再赔一次身体。

    应寒年眯起眼:嗯?再?

    立即阅读
  • 我家总裁有猫病

    第一次见面,就把冷面阎王大总裁的裤子给扒了,本以为会被花样玩死,谁知天降亿万聘书,难道做错事有好报?可为什么他总是一副想要吃了她的样子?“把床上的被子叠了!”“是,总裁。”“把床上的枕头放好!”“是,总裁。”“把床给我暖了!”“是,总……啊?”总裁大人,请问怎么暖?

    立即阅读
  • 总裁在上

    “偷走我的基因,就想走?”他抓她,逼她交出3年前生的宝宝。

    没生过?那就再怀一次!偏执狂总裁的一场豪夺索爱,她无力反抗,步步沦陷。

    OK,宝宝生下来交给他,她走!

    可是,他却将她五花大绑扔到床上,狂烧怒意,“女人,谁说只生一个了?”

    立即阅读

粉丝榜单 查看更多

  • 1熊hiahia

作品推荐

  • 娇妻拒套路:长官大人请自重 穆滂

    订婚之日,她被妹妹送入陌生男人的房。传说中Z市最有权势的男人,但是竟然是她未婚夫的小叔! 贱妹挑衅,男人与她合演一出花式虐狗的好戏。 “和我在一起,我陪你一起打脸虐狗,再无人敢欺你辱你。” 南风知我意, 世界再大,我眼里只有你 ,纪夫人,请跟我回家。

  • 夫人被逼跳海后,霍总他幡然醒悟了 寻心一萌

    甜虐+强取豪夺+追妻火葬场 安柠走投无路,心灰意冷之际,霍渊珩一身矜贵,居高临下出现在她面前。 滂沱暴雨里,他微微俯身,向她递出温暖的手掌,邀请她进入原本与她泾渭分明的世界。  作为霍渊珩的地下情人,她三年来予取予求,以为可以唤醒他的心,却没想到他的白月光出现,她立马被抛弃。当安柠蓦然想要挣脱这场囚爱之时,男人却一次次套上蚀骨的枷锁。          安柠被逼悬崖,身后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抬头撞进男人深邃嗜血的眼眸,只听他嘶哑到充血的嗓音,“你说,是不是为了他要离开我?嗯?” 她心灰意冷纵身一跃,浪花消逝,徒留海浪拍打海滩的响声。 后来,男人疯了般拖着一双残腿,卑微祈求,“我错了,只要你重新出现在我面前……”

  • 夫人要分手?战爷跪着求她回来 豆蔻儿

    做了战司擎三年的床伴,最终换来一句,“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过?” 姜瑶认为他不爱她,索性拍拍屁股走人。 然而当战司擎看到她身边围绕着的狂蜂浪蝶时,他疯了。 后来大家才知道,原来刀枪不入的战司擎也有软肋——姜瑶。 但是没有人知道,他的骄傲和矜贵,曾经在姜瑶的面前,被踩得一文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