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尊甜宠:狐妻宝宝要下蛋-轻松|古代言情|略好笑-趣阅小说网

蛇尊甜宠:狐妻宝宝要下蛋

已完结古代言情 轻松 古代言情 略好笑 字数:8.83万 点击:5.61万 收藏:0推荐:3 
简介:狐族的公主殿下逃婚啦,高冷傲娇的小狐狸却不想遇上一只扮猪吃老虎的腹黑蛇。 “混蛋!”苻篱咬牙切齿的看着某一个妖孽男。 不想某人恬不知耻的邪魅一笑,单手将她按到在墙:“混蛋也是娘子你家的。” 一只狐狸与蛇的结合,这一切的背后到底是良心的泯灭,还是人性的扭曲。 仙界众人抱瓜坐板凳,蛇尊大人,你家的王妃跑路了。 秦艽嗤笑,毫不在意的就在人界混个王爷,坑摸拐骗小狐狸,没事还可以打包带回家。 论蛇和狐狸的娃,到底是蛋呢,还是个狐狸?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简介:狐族的公主殿下逃婚啦,高冷傲娇的小狐狸却不想遇上一只扮猪吃老虎的腹黑蛇。 “混蛋!”苻篱咬牙切齿的看着某一个妖孽男。 不想某人恬不知耻的邪魅一笑,单手将她按到在墙:“混蛋也是娘子你家的。” 一只狐狸与蛇的结合,这一切的背后到底是良心的泯灭,还是人性的扭曲。 仙界众人抱瓜坐板凳,蛇尊大人,你家的王妃跑路了。 秦艽嗤笑,毫不在意的就在人界混个王爷,坑摸拐骗小狐狸,没事还可以打包带回家。 论蛇和狐狸的娃,到底是蛋呢,还是个狐狸?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粉丝互动

推荐票给作者投一张推荐票吧~
今天你还可以投张推荐票 立即投票
打赏作者码字不容易,打赏一下吧~
余额:阅读币 去充值>>
  • 100阅读币
  • 588阅读币
  • 1888阅读币
  • 5888阅读币
  • 8888阅读币
  • 10000阅读币
  • 50000阅读币
  • 100000阅读币
立即打赏

书籍评论

还可以输入3000个字

  • 快抢沙发~

好吃的豆沙包 关注

我饿了……想吃豆沙包,肉包也行QAQ

TA的作品

  • 侯门女将:毒妃难伺候

    前世,她遭人算计家破人亡,最终香消玉殒于牢狱之中,重活一世,她誓要报仇雪恨,步步为营,皆是算盘,护的曲家一世安稳,让仇人无路可逃。

    但为何一朝重来,渣男变忠犬,帮她虐渣反倒成忠犬必带技能?就连一时不甚坠崖失忆,渣男都一边充当老父亲,一边帮她报仇雪恨!

    失忆的曲箬兰:“阿爹那是啥?”

    惆怅的某男拉过她蠢蠢欲动的手,不让去碰那血淋淋的渣女皮:“乖,这是阿爹给你做的皮套子。”

    立即阅读
  • 爱妃,你的节操又掉了

    玛丽苏她隔壁,出门撞见鬼了

    苏然然为大将军苏烈之女,因为玩笑与当今冷面战王爷楼以夜曾指腹为婚

    一朝赐婚,恨嫁女要嫁人?

    听见赐婚的她就爬墙逃婚而去,结果爬到一半就被来与她爹商议军事的家伙给碰个正着,气的她老爹吐血,怒骂道你个不孝女!

    二次出逃钱被偷,扒着一个人就喊公子救命

    三次出逃……好吧,没有第三次,事不过三的她还是被五花大绑的绑去洞房

    只是这洞房……

    某女一脸鄙视的对着楼以夜道:“你是太监吗?还是肾不好?使点劲好不好?”

    楼以夜“呵呵,到底是谁三番五次的逃婚,才会被栓成个死结打不开吗?”

    立即阅读

粉丝榜单 查看更多

暂时没有粉丝

作品推荐

  • 为妃作歹:王爷,不可以 小皇叔

    嫁给多疑的冰山王爷,大婚之夜就被打入冷宫? 呵,落得快活!可她逍遥自在,他却三番四次招惹她? 先是怀疑、试探加利用,最后竟将她留在身边?说他冷酷无情,却屡次救她,又立马翻脸? 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得治!用特制酒水灌醉他,等他神志不清,绑了他。 计划完美,可结果是她被绑了,还被狠狠“罚”了一顿。 果然,生物链不可逆,她永远只有被欺负的份……

  • 娘娘有毒:王爷,别怂快接招 趣皎

    说她这穿越而来的灵魂是不自量力做王妃,她们又怎么知道,美男天天追在后头的感受?! “再说了王妃算什么,我要做一国之母!”秦素伊睥睨着某人说道。 某人悠悠放下手中的墨笔,“一国之母算什么,先做好我儿子的娘吧!”

  • 报告九千岁,你家将军又怀了 呦笙

    战功赫赫的少将军凌鼓瑟班师回朝,却爆出竟是女扮男装,鲜衣怒马的玉面少年却是待字闺中的小娇娘。一时朝野哗动,京城芳心尽碎。朝臣蠢蠢欲动地欲弹劾,权倾朝野的佞臣九千岁百里璇却请旨求娶,求娶不成,又面不改色地求“下嫁”,拿着谕旨势要与少将军喜结连理。凌鼓瑟敬谢不敏:呵,本将军一世英名,怎可跟佞臣搅合在一起败坏名声,何况还是个不能人道的死太监,再好看又有何用!当天下朝,凌鼓瑟就将百里璇堵在宫廊下,“我要退亲!”某佞臣挑眉,“为何?本座甚爱将军。”少将军美目一瞪:“你不能人道!”百里璇清隽绝逸的眉目微敛,沉吟:“少将军不如与我回府一谈。”隔日,朝中就起了骚动,从来神采奕奕的凌将军竟请了病假,据可靠消息,病因乃是腰酸。与此同时,正被第一佞臣亲手揉腰的凌鼓瑟怀疑人生:“谁说这家伙不能人道,明明是太能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