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瘾:总裁的头号猎物-宠文|爽文|宝宝|霸道|宝宝-趣阅小说网

溺爱成瘾:总裁的头号猎物

连载中总裁豪门 宠文 爽文 宝宝 霸道 宝宝 字数:3.76万 点击:5.51万 收藏:0推荐:0 
简介:“老公,今晚月色正好,约么?” “你眼瞎了么?不约。” 顾央央打开窗户,雨飘到她脸上,顿时发飙,“你到底要不要跟我约?不约我可就找下家了。” 男人闻言起身,将她逼入墙角,冷笑,“那我倒要看看整个帝都,有谁敢做你陆太太的下家。” 顾央央是秦家收养的童养媳,心里却极其不喜欢对她管上管下,一手遮天的陆家大少。 陆瑾年攻城略婚,步步为营,只想抱的美人归。 顾央央千犹豫,万犹豫,放弃整个森林嫁给他,这男人却在婚后,不肯跟她履行夫妻义务。 “离婚,必须离婚。” “我若没了老婆,只能是丧偶,不会是离婚。”
简介:“老公,今晚月色正好,约么?” “你眼瞎了么?不约。” 顾央央打开窗户,雨飘到她脸上,顿时发飙,“你到底要不要跟我约?不约我可就找下家了。” 男人闻言起身,将她逼入墙角,冷笑,“那我倒要看看整个帝都,有谁敢做你陆太太的下家。” 顾央央是秦家收养的童养媳,心里却极其不喜欢对她管上管下,一手遮天的陆家大少。 陆瑾年攻城略婚,步步为营,只想抱的美人归。 顾央央千犹豫,万犹豫,放弃整个森林嫁给他,这男人却在婚后,不肯跟她履行夫妻义务。 “离婚,必须离婚。” “我若没了老婆,只能是丧偶,不会是离婚。”

粉丝互动

推荐票给作者投一张推荐票吧~
今天你还可以投张推荐票 立即投票
打赏作者码字不容易,打赏一下吧~
余额:阅读币 去充值>>
  • 100阅读币
  • 588阅读币
  • 1888阅读币
  • 5888阅读币
  • 8888阅读币
  • 10000阅读币
  • 50000阅读币
  • 100000阅读币
立即打赏

书籍评论

还可以输入3000个字

  • 快抢沙发~

浅语 关注

拼命码字!!!嗷嗷嗷~

TA的作品

  • 一宠成瘾:偏执老公,超凶的

    外界传闻,沈小姐刚进厉家门就非礼了厉少,吃干抹净后不负责任的跑了。

    某别墅内,沈小姐掀桌,谁谁谁流氓了?

    她只不过是那个时候走错了房间,明明他占的便宜比较多,最后还说是她不负责任。

    说好的禁欲系总裁?!

    某总裁两手一摊,“禁的是欲,不是你”

    沈小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她要翻身,要离婚!

    厉少:“翻身?你不怕累?离婚?先给我生个继承人。”

    “……”

    立即阅读
  • 恶魔老公玩心跳

    外界传闻,沈小姐刚进厉家门就非礼了厉少,吃干抹净后不负责任的跑了。

    某别墅内,沈小姐掀桌,谁谁谁流氓了?

    她只不过是那个时候不小心跟他滚了一下,早被那个凶残的男人以牙还牙,不仅滚了回来,还连带看了,又摸了!

    明明他占的便宜比较多,最后还说是她不负责任。

    日日钻她房,夜夜无节制,究竟谁才是流氓?

    沈小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她要翻身,要离婚!

    厉少:“翻身可以,今晚你上,离婚,先给我生个继承人。”

    “……”

    立即阅读
  • 老公太闷骚

    一场意外,他将她吃干抹净。

    当记者闯进来时,不顾她不反抗,他说,“这是我未婚妻。”

    一纸婚书,他将她纳入羽翼下,告诉全世界,“想欺负她,先摆平我。”

    立即阅读

粉丝榜单 查看更多

暂时没有粉丝

作品推荐

  • 宠妻99次:总裁老公坏坏哒 夕裳吟

    明明是受人之托来调教他这个纨绔少爷,没有想到反而被他吃干抹净。躲着?防不胜防!逃跑?门都没有!于是某男总是出其不意的出现在有她的各种地方,厨房,浴室,餐桌,落地窗,以及……她的床上!!!

  • 离婚后,我成了所有人的朱砂痣 我叫故祠呢

    两年的隐忍已让苏乔疲惫不堪,她决定不再装聋作哑,一起和闺蜜去戳穿丈夫的真面目,备受屈辱的她终于下定决心离了婚。 本以为她这辈子不会再有喜欢的人了,没想到在酒店里偶遇的男子一直陪在她身边给予温暖。 “苏乔,心病还需心药医,你是否愿意当这位药引子?” “什么?我?”苏乔震惊,她连自己的问题都还没有解决,怎么能够帮助许君宸? “乔乔,话说咱们是不是该要一个小宝贝了?” 苏乔面露羞涩,捂着自己嫣红的脸跑回卧室,许君宸在她身后传来低沉的笑声……

  • 夫人被逼跳海后,霍总他幡然醒悟了 寻心一萌

    甜虐+强取豪夺+追妻火葬场 安柠走投无路,心灰意冷之际,霍渊珩一身矜贵,居高临下出现在她面前。 滂沱暴雨里,他微微俯身,向她递出温暖的手掌,邀请她进入原本与她泾渭分明的世界。  作为霍渊珩的地下情人,她三年来予取予求,以为可以唤醒他的心,却没想到他的白月光出现,她立马被抛弃。当安柠蓦然想要挣脱这场囚爱之时,男人却一次次套上蚀骨的枷锁。          安柠被逼悬崖,身后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抬头撞进男人深邃嗜血的眼眸,只听他嘶哑到充血的嗓音,“你说,是不是为了他要离开我?嗯?” 她心灰意冷纵身一跃,浪花消逝,徒留海浪拍打海滩的响声。 后来,男人疯了般拖着一双残腿,卑微祈求,“我错了,只要你重新出现在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