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拯救废材女主-快穿|妖孽|霸道-趣阅小说网

快穿之拯救废材女主

已完结穿越时空 快穿 妖孽 霸道 字数:13.49万 点击:4.84万 收藏:0推荐:0 
简介:扶卿为了解除诅咒,穿梭于不同的世界拯救废材女主,帮助她们重获幸福,得到男主的爱,什么霸道总裁,英勇将军,暴戾皇帝,邪魅王爷,清冷上仙,帅气校草,山野汉子,外星小哥哥统统了解一下,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每一个男主都不按正常的剧情套路走? 终于,扶卿明白了,她看着眼前笑的邪肆的男人,温声软语道:“帝尊大人,求放过。” “不好意思,你的男主,我包了。” “……”
简介:扶卿为了解除诅咒,穿梭于不同的世界拯救废材女主,帮助她们重获幸福,得到男主的爱,什么霸道总裁,英勇将军,暴戾皇帝,邪魅王爷,清冷上仙,帅气校草,山野汉子,外星小哥哥统统了解一下,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每一个男主都不按正常的剧情套路走? 终于,扶卿明白了,她看着眼前笑的邪肆的男人,温声软语道:“帝尊大人,求放过。” “不好意思,你的男主,我包了。” “……”

粉丝互动

推荐票给作者投一张推荐票吧~
今天你还可以投张推荐票 立即投票
打赏作者码字不容易,打赏一下吧~
余额:阅读币 去充值>>
  • 100阅读币
  • 588阅读币
  • 1888阅读币
  • 5888阅读币
  • 8888阅读币
  • 10000阅读币
  • 50000阅读币
  • 100000阅读币
立即打赏

书籍评论

还可以输入3000个字

  • 快抢沙发~

花弄影 关注

我是一枚萌妹纸。。。

TA的作品

  • 摄政王妃她医手遮天

    22世纪鬼医家族唯一拥有治愈系异能的传人苏曼,一朝穿越到大晋王朝,遭人设计失了贞洁不说,还被狗男人百般嫌弃!

    苏曼怒了,秉承一向只能她嫌弃别人,别人不能嫌弃她的宗旨,她心一横,干脆住进摄政王府,只为把男人府上搅个天翻地覆,可原本对她避之不及的男人非但不动怒,还主动贴上来?

    苏曼表示:姑奶奶不稀罕!

    她权术医术两不误,另有空间商场傍身,一心治病挣钱搞事业,励志重回人生巅峰!

    奈何腹黑王爷太狡诈、步步为营。

    苏曼又表示:权势什么的她能见招拆招,可男色……这谁顶得住?

    立即阅读
  • 天价盛宠:异能娇妻哪里逃

    【本文1v1双处宠文+爽文,男主反穿,逆天强大,国家背景是未来架空,请勿与现实参照对比】

    “我对你,挺好奇的。”

    “巧了,我对你…也挺好奇!”

    童越为了哄骗某妖孽帮自己一个忙,结果却把自己一辈子都搭了进去。

    前世,他对她见死不救,重生归来,他却宠她毫无底线,无法无天,复仇虐渣,一路碾压,后妈,未婚夫,白莲花,统统弄死!

    ps:(妖王独宠的续写来了,凌逸墨和苏染的儿子,凌苏的故事哦,希望读者宝宝们喜欢!)

    立即阅读
  • 妖王独宠:邪魅医妃惹不起

    (1v1双处宠文,男强女强打脸虐渣渣)“我会对你负责。”事后,他郑重做出承诺。

    “哦。”她低着头,乖巧地答应。

    谁知,一转身,待她脱离他的掌控,却立马无情翻脸:“鬼才要你负责,神经病。”

    “……”

    当二十二世纪的高级医师,神秘鬼医家族的天之娇女,意外魂穿异世,竟然已嫁做人妇?还是个半兽…王妃?

    再次见面,他将她逼至墙角:“王妃,你睡了我,还想逃?”

    立即阅读

粉丝榜单 查看更多

暂时没有粉丝

作品推荐

  • 宦官宠妃 苏纸砚

    顶级杀手,一朝穿越成了落汤鸡?听说原主貌丑无盐,软弱可欺?苏纸砚冷冷一笑,手持银针,脸化半面妆,一袭鲛人泪惊险问世。奉旨入宫,竟无意间得罪了某位威震天下的九千岁,推翻专政,匡扶正统,强强联手,只是他真的是个太监吗

  • 天降王妃在线直播 胖橙子

    穿越前,言悦是24世纪被誉为千年一遇的绝世天才,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嗯?也还达不到这种程度。 没想到一朝穿越,从天而降砸了个摄政王也就算了,还多了个碍事的直播系统。 系统提示:观众经过讨论,决定让你——一统天下。 Excuse me? 作为丞相府的嫡女大小姐,却是爹不疼、后娘害、姊妹还更坏,亲妹体弱又多病,未婚夫更是着急退婚…… 呃…… 观众:采访你一下,请问你现在的感受是什么? 言悦:我现在的感受,就是想让你们也来感同身受一下。 观众:我们确实想感同身受一下当摄政王妃的感觉啊啊啊! 言悦:想?呵呵,想得美。遥亦则只能是本天才的!

  • 穿书之反派大佬娇养我 梨花不相离

    咸鱼暮欢穿进一本女频爽文,肩负起炮灰的命运,奈何时运不济,竟叫她来到了原文最大的反派大佬身边!还被人家给保养了!这简直是天助她也!既然如此,那有关于自己曾经的黑历史也就通通抹消了叭!暮欢暗戳戳得意,殊不知大佬早已视她如命,宠到骨子里,又怎会舍得伤她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