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火燃情:帝少独宠狂妻-巨宠-趣阅小说网

惹火燃情:帝少独宠狂妻

已完结总裁豪门 巨宠 字数:68.95万 点击:62.72万 收藏:0推荐:0 
简介:消失了四年的她,回国就做出了惊天一举! 她睡了国民男神?! 某女尴尬的捂着被子,“那个……那个……” “对我负责。” 某女傻眼,在这之后他的宠妻之路彻底开始。 某女一脸哀叹,传闻他冷血无情,权势滔天,富可敌国,最厌恶女人。 可接触之后她才知道,狗屁的厌恶女人,分明是一只永远喂不饱的狼! 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一脸求饶,“老公,放了我吧!” 某男俊脸贴近,气息暧昧而又灼热,“惹了火就想跑?小东西,你注定是我的。”
简介:消失了四年的她,回国就做出了惊天一举! 她睡了国民男神?! 某女尴尬的捂着被子,“那个……那个……” “对我负责。” 某女傻眼,在这之后他的宠妻之路彻底开始。 某女一脸哀叹,传闻他冷血无情,权势滔天,富可敌国,最厌恶女人。 可接触之后她才知道,狗屁的厌恶女人,分明是一只永远喂不饱的狼! 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一脸求饶,“老公,放了我吧!” 某男俊脸贴近,气息暧昧而又灼热,“惹了火就想跑?小东西,你注定是我的。”

粉丝互动

推荐票给作者投一张推荐票吧~
今天你还可以投张推荐票 立即投票
打赏作者码字不容易,打赏一下吧~
余额:阅读币 去充值>>
  • 100阅读币
  • 588阅读币
  • 1888阅读币
  • 5888阅读币
  • 8888阅读币
  • 10000阅读币
  • 50000阅读币
  • 100000阅读币
立即打赏

书籍评论

还可以输入3000个字

  • 快抢沙发~

安小九 关注

自在人心~~~~~~~

TA的作品

  • 萌宝1V1:爹地,妈咪不好惹

    六年的误会让他们成为死敌,祁小郁远走他乡,决定终身不再与他相见。

    却不想……

    意外相遇后竟无法摆脱。

    某日,陆祁琛拿着化验单眼巴巴跟在一大一小身后,“老婆,娃都有了,我们把证补一下。”

    祁小郁头也不回,“不好意思,娃不是你的。”

    瞬间,天空乌云密布!

    陆祁琛大步上前将她打横抱起。

    看着怀中女人惊慌失措的样子,他满意一笑,“祁小郁,你注定是我的,逃不掉了。”

    立即阅读
  • 神笔毒妃:残王,能不作死吗?

    她,能将死物入画,能作画出活物。

    一朝眼瞎,竟爱上狼子野心之人,刚诞下的儿子被他命令生生喂狗,自己被砍断双手,烈火焚烧而死!

    再睁眼,她浴火重生,为仇恨从地狱而归!

    他,高高在上,气质超然,睥睨天下。

    一朝相遇,二人竟一拍即合,达成约定。

    斗渣姐,敌庶妹,虐继母,毁渣男!

    从此,再也没有人对她有威胁,她本想远遁江湖,再也不回这伤心之地,却不想竟然甩不掉他了。

    她美眸怒视他,“当初说好,事成之后互不相干,你天天缠着我干什么?”

    某男薄唇微勾,暧昧将她抵在墙角,“夫人,贼船已上,不好意思,停不下来了。”

    立即阅读
  • 邪王夜宠小毒妃

    一不小心跌进了美男浴桶,冷幽月看遍男色,顺便摸一把美男胸肌,这一趟穿越也不亏啊!

    然而,摸是可以摸,摸完是要负责滴!

    想拍拍屁股走人?哪有这么简单!

    赐婚,成亲,躺下,预备——“停!”

    某渣男站在门外,一脸愤慨地指着上下交叠的人影:“冷幽月,你是我的太子妃,怎么可以嫁给别人,还做这种羞耻的事情?”

    话音刚落,就被美男拍飞!

    “娘子,刚有只苍蝇扰了雅兴,我们……继续?”

    冷幽月笑的贼兮兮,指间亮出几枚银针:“夫君,你确定?”

    立即阅读
  • 邪王嗜宠:帝女有毒

    上一世为了渣男,她离经叛道,逆天改命,只为助他上位,却被他屠了满门,害了性命,胎死腹中。

    重生一世,她誓要渣男贱女血债血偿!

    可是为何某男偏偏缠上了她?

    打不离,骂不散,就喜欢粘着她。

    某女忍无可忍:“你属狗的吗?总跟着我!”

    某王爷笑的邪魅,薄唇贴近她,气息灼热而暧昧:“本王属狼?爱妃要不要试试?”

    立即阅读

粉丝榜单 查看更多

暂时没有粉丝

作品推荐

  • 萌妻要翻身:帝少请接招 目心

    作为一个内衣设计师,第一次和他见面是给他和床伴送内衣裤,结果买卖不成反被哔,许安歌接下来的日子…… “想开内衣秀?没问题。”“想登杂志封面?没问题。”“想让明星代言?没问题。” 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霉的许安歌面对从天而降的流氓恶霸开出的无数诱人条件瑟瑟发抖,谁知大boss却说是来找回答应十几年前嫁给他的小妻子? 许安歌充满问号的同时内牛满面:“别过来别过来有话好说先穿好裤子……”

  • 也曾为你半生流离 钱八八

    年少时的爱恋,无可救药,谭欢欢以为此生只对一人刻骨。 直到那人将她害的家破人亡,她才知道自己傻得可笑。 爱由心生,恨由爱起。 她恨过,怨过,最终却发现,自己以为的真相全是假的……

  • hey:青梅,我是你的大竹马 笙情

    “徐浩鑫,我和你已经不可能了,你还是和你的夏雨欣过去吧”沐熙杨生气的看着说道。 “你都怀了我的孩子了,你想跑到哪里去”想带娃跑路怎么可能,谁给你的勇气,徐浩鑫看着沐熙杨笑着说道。